组织机构
新闻中心
工作之窗
信访举报
专题专栏
特色栏目
廉政文化
    
站内搜索:
 
首页 > 廉政论坛 > 正文
一人风正,德泽子孙

时间:2019-5-31 17:37:57 来源:湘潭县纪检监察网 作者:湘潭县四中 伍贤凤 
字体大小:【

我的父亲是六十年代初出生的农村人。据说我奶奶生过九个孩子,活下来的只有六个,长大成人的只有五个,父亲排行老二,爷爷去世时,父亲最小的弟弟才刚会走路。他那不尴不尬的时代和不尴不尬的家庭注定他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。据父亲自己说,老师点迟到时他次次在列,即使如此,他还是没办法读完小学。所以,我的父亲可以说是个没有文化的人,他讲不出那些高深莫测的道理,也说不出那些文绉绉的语言。可就是这样一位没有文化的六十年代的如泥土般淳朴的农民,用他那如泥土般淳朴的思想、言行牵动着我的心灵,指引着我的方向,让我能在这个纷繁复杂、喧嚣浮躁的尘世里不迷失自己,时刻保持一种积极、稳妥的生活态度。

似乎是很久以前,又似乎就在前些天,父亲又用沉痛的口吻讲述着他最小弟弟的悲剧。“那时家里人口多,可种的土地少,劳动力少,口粮少得可怜,一天几乎只能吃一顿杂粮饭,还不能吃饱。你们那可怜的小叔叔啊,那年才七岁,他实在饿极了,就躲在筛子下偷吃了很多咸菜疙瘩。就是那天晚上,他全身滚烫,我和你爷爷流着泪,点着一把竹篾,摸摸爬爬,翻遍了附近山上所有的葛根,最终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,那年他已经七岁了啊……”

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从不舍得浪费一粒粮食,也不允许子孙浪费,若我们不小心把饭粒掉在桌子上或地上,抬头准能看到他那严厉的目光,听到那令人害怕的声音——“嘴巴长个缺口吗?捡起来吃了!”就是现在,生活水平提高了,父亲依旧那么严厉地要求自己、要求子孙不浪费一粒粮食。或许是因为从小生活在这样一位父亲的身边,耳濡目染,我也不喜欢、也见不得大吃大喝,铺张浪费。

父亲总是不能忘记爷爷去世那年他去几个亲戚家借米的事。他说那年为爷爷办丧事,几乎用掉了家里所有的存粮,青黄不接,一大群弟弟饿得前胸贴后背,为了不让悲剧重演,他拿着袋子去几个叔爷爷家借粮,一个个都说没有,有的家里明明刚碾了米也说没有,转了一大圈,硬是没借到一粒米。父亲说他心里清楚,爷爷去世后,这一大家子,老的老,小的小,别人都怕借了还不回。在艰难的岁月、困苦的生活、冷漠的人情中,父亲总结了一条规律,用我们的方言讲出来很是顺溜,用普通话讲的意思大致是:父母有,要自有;兄弟姊妹有,等于没有;丈夫(妻子)有,隔双手。我记忆中的父亲,几乎不找八任何人借东西,只会一味埋头苦干,长大后的我们偶尔还玩笑似的埋怨父亲——“若您那时肯开‘金口’,找别人借点钱,哥哥就能读大学了。”但作为从缺衣少食、受尽白眼的日子里走过来的八零后,对父亲的行为,我非常理解。他那条在痛苦与屈辱中总结出来的经验,更是时刻鞭策着我、激励着我自立自强,绝不允许自己产生任何依赖的思想。

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概是十二三岁,或是十岁,每到农忙时候,我都得跟着父亲下田。父亲心疼我,总会让妈妈在天大亮时才叫醒我,然后到他指定的地方去帮忙。印象最深的是收谷子,每当我睡眼惺忪地赶到时,整个田野几乎只能看到父亲一个人的身影,而父亲往往已经收割了一大片谷子。那时的父亲,或许是太累了,或许是闲太安静,也或许是想照顾我的情绪,总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天,“昨晚上月光真亮,我以为是天要亮了,后来在那大石头上坐了好久才看得见割稻子……”“割稻子时,镰刀口要往下割,这样不会伤到手。禾手要轻拿轻放,不然谷子掉田里捡不起来,可惜了。”“属于你的事情总是会摆在那儿的,只要你去做,做一件就会少一件,等待是没有用的,怨天怨地也博不来同情,事情还是摆在那儿”……父亲的话总是如脚下的泥土一般朴实无华,却总能让我感到踏实、宁静,默默地跟着父亲做自己的那份活儿,就算是再苦再累,也不抱怨、不等待。受父亲的影响,我们兄妹三人从小就养成了“多做事,少说话”的习惯。直到现在,我依然相信“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,属于自己的事只要去做,做一件就少一件,等待和抱怨没有任何意义”。

时光安静地流淌,岁月不断地变迁从最初的懵懂无知,到现在的为人之母,我已在这个纷繁复杂、喧嚣浮躁的尘世里奔波了三十年,累过、痛过、笑过、哭过……父亲那如泥土般淳朴的思想、言行,早已在岁月里酝酿成了我们的家风——勤劳节俭、自立自强,浸润了我们的灵魂。(湘潭县四中  伍贤凤)

上一篇文章: 暂时还没有
下一篇文章: 花石镇龙口中学:以赛促学 开展扫黑除恶知识抢答赛
 
 
Copyright 2006-<%=year(now())%> © http://xtxjj.xiangtan.cn 湘潭县纪检监察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地址:湘潭县纪委 联系电话:0731-57775566 E-mail:xtxjwxjs@163.com
技术支持:中国湘潭县网